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古老的中华文明 >> 正文

【江南小说】情伤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引子:

她坐在沙发上,右手举在眼前,微微晃动,RedWine在透明的高脚杯,打着旋。惬意,眼神迷离,嘴角微微扬起,有一些得意,“他快死了吧?嗯!差不多了,怎么还没动静?”自言自语的呢喃声敲碎了房间的寂静,站起身,鞋跟和地面轻微的来回摩擦,她似乎有一些焦躁,在房间里来回度步。

“叮铃”电话响了,她急忙把话筒举到耳根……

【一】

“咔嚓”门开了,两条赤裸裸的肉体,像两根缠绕生长的牵牛花藤,紧紧的纠缠在一起,不堪入耳的呻吟,刺激脆弱的耳膜,她呆了一下,有一些愤怒,有一些怅然。“他始终还是舍不得放弃这个女人。”她喃喃的自言自语,站在门口,血液似乎停止了循环,脸孔变得煞白,床上的男女已经到了忘我的境地,眼中只有对方火热的肉体,浑然不觉有个人站在门口。她呆了一下,随即退了出去,轻轻拉过门扇,楼道随着房门的关闭,转眼又恢复了昏暗。

繁华的街道,随着夜幕的降临,逐渐热闹起来,霓虹灯不时在她脸上划出几道彩虹,有一些冷清和繁华掺杂在一起的怪异。她是落寞的,周边的一切似乎都与她无关,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影像,还是那两条赤裸裸的肉体,咬牙切齿和步履阑珊,眼睛里是无奈和痛恨产生的纠葛神情。“哼!你不仁在先,别怪我无情。”恨变成狠,面容狰狞,她似乎有了一些决定。

32岁的女人,青春早已被岁月无声无息的掠夺,她有一些沧桑的容貌,被“恨”渲染得几乎扭曲,“男人的诺言,狗屁都不值。”她自言自语的说,思绪继续在她脑海里翻滚,那些从前的记忆仿佛又回到了眼前……

【二】

黄昏,海面升起金色的霞光,海鸥盘旋在她和他的头顶上空,浪花温柔的抚摸他们的脚背,他捧着她的脸,眼神里除了火热的情愫没有丝毫杂质,他看着她的眼睛轻轻吻她的唇。吻,棉柔湿热,她融化在他滚烫的情怀里,就是那天晚上她把自己给了他。

夜,迷离,情,痴缠。房间里充满爱情的醉人芳香,洁白的床单,她和他躺在上面。

“明,爱情是什么?”她把头枕在他的臂弯上,轻声问他。“嗯,爱情像漫山遍野的樱花,美丽,纯洁,高尚,向往,沉醉。”他不加思索的回答。

她笑了,感觉很满意,挪了挪身体,贴他更近了些,把右手伸过去环在他的胸前“明,你爱我吗?”

明也把一只手环在她的腰间,微笑加溺爱,在她唇上轻轻的点了一下,“傻瓜,你就是我的樱花。”

她也笑了,把脸贴在明的胸膛上,肌肤大面积接触让她感到烫热,脸颊有些泛红,“明,你会离开我吗?”她有些担心,她已经是明的人了,她想。

“怎么可能!”明用双手把她的脸捧起来,对着她的眼睛,有些激动和深情的大声说。

她哭了,觉得自己很幸福,眼前这个男人,以后就是她的依靠,明的承诺,让她感动和开心……

【三】

“唉!”一声失落的叹息冲出她的嘴唇,泪水淹没了美好的回忆,现实击碎了诺言。街上擦肩而过的人流怪异地注视这个流泪的女人,她像一只迷航的小船,找不到停泊的港湾。毫不在意路人的惊讶,似乎她的世界只有眼前这走不到头的街道。

“叮铃”手提包里悦耳的铃声让她引起了注意,挎在左胳膊上的手提包一直忠实的陪着她,她打开提包把手机拿了出来。

“嗯,好,我马上来。”她把手机举到耳边,和电话那头的人通话。说了一句然后挂线了。伸出右手,拦了一辆的士,“悦华酒店”她对司机说。

下了车,脚步有些急促,进了电梯,她按了19楼的按键,随即从提包里拿出一面小镜子和一团粉球,匆匆在脸上随便摸擦了几下,泪渍被掩盖了。

“叮咚”1906房的门铃被她按响了,门开了,一个年轻男人出现在门后,“小张,等久了吧?”她对年轻男人说,然后走进房内,门随后被关上了,年轻男人从身后把她抱在怀里。“黄姐,你好像不开心?”他问她。她扯开男人环在腰间的手,淡淡的说,“20万,你帮我杀了他!”男人愣了一下,“你确定?”他问。

她咬了咬牙眼神里充满恨意,没有说话,只是狠狠的点了点头。男人转过身坐到一边的沙发上,“我不要20万,你知道我是爱你的,杀了他,你要嫁给我。”男人的眼神坚定而充满希望,她看着沙发上的男人,眼眶有一些湿润了。这个比他小7岁的男人,为了她可以杀人,她感动,走上前坐到男人怀里,右手环在他的脖子上,重重的亲吻声传来,浓浓的杀意被暂时放到了一边……

【四】

小张走了,去完成她的要求,她坐在沙发上,忽喜忽乐纠缠在一起的神情,布在她脸上显得有一些诡异。她永远忘不了,有一次回家,她的丈夫和自己公司的女员工躺在属于她的床上,她愤怒,失望,痛哭。这个和她朝夕相伴10年的男人,跪在她面前,像一条可怜的狗祈求她原谅,而世间最软弱的是女人的心,她原谅了他。没过一星期,还是那张床,还是那两个人,做着她曾经发现的丑事,她彻底失望了,她决定要报复这个花心男人的背叛。于是,小张,也是她公司的员工,她引诱了他,年轻的小张抵不过她这个成熟女人的诱惑,成为了她石榴裙下的俘虏。

你有你的情妇,我有我的男伴,我们各不想干,各扫门前雪,她心理得到了平衡。这样相安无事过了一年,明终于发现了她和小张之间不同寻常的关系,小张被明狠狠揍了一顿,然后让小张卷铺盖走人。她彻底被激怒了,他的丈夫似乎忘记了他自己曾经做出的丑事。

她看着小张身上的伤痕,泪水滚烫的流了出来,她突然发现自己已经爱上了小张,一年的朝夕相处两颗柔软的心擦出了火花。

她终于下定决心去和明摊牌,离婚,也许这样是最好的结局。钥匙拧开她住了10年的房间,看见那张她睡了十年的床,她最不愿看见的一幕,还是不可避免的在她眼前上演。

【五】

她觉得失落,她觉得失去的青春被明白白的糟蹋了,突然之间的情绪让她咽不下这口气,之前想平静解决问题的心态,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她决定要让小张杀了他才能解心头之恨。

小张去了很久了,她有些焦急,有些彷徨,明和小张两个男人的影像在脑海里交替徘徊,往事和现在发生的一切,仿佛是一堆理不清的乱麻。她把头使劲摇了两下,似乎要找到一些清晰的思绪,她突然有点后悔,RedWine的酒力也许在消退,可是一切好像都无法挽回了。她准备给小张打个电话问问情况,谁知电话提前响了,她拿到耳边,小张的声音传了过来,“黄姐,我砍了他八刀,估计是死了,他的情妇也跟他在一起,也被我砍了两刀……”

“哐嘡”电话掉在了地上,小张似乎还在继续说什么,她瘫在了地上,没有之前想要得到的兴奋,也没有报复过后的快感,她感觉好像做错了什么事,“做错了什么呢?”她拼命的想,冰凉的地板慢慢的把清醒带给了她,“这个男人死了我为什么没有心痛?”她在问自己。

“小张!姐害了你啊。”她突然醒悟过来了,她的一念之差,可能会害了小张的后半生,她歇斯底里的大哭,也许她和小张会有个很美好的未来,也许……

楼下似乎有警车开来,尖厉的警报声,仿佛是索命的判官。她站起身,止不住的泪水,仿佛在诉说她的悔恨,可惜再多的泪水也挽不回犯下的过错。

她咬了咬牙,眼神里是绝望过后的释然,也许她该去做一些事。

【六】

浴室,镜子里的她依稀可见曾经动人的美貌,32岁的年龄,风韵依然存在,她有些怀念和叹息。镜子下方的洗浴台上一只刮胡刀,沉默的躺在那里,是小张的洁面用具,她拿了起来,“小张,我对不起你,黄姐先走一步了。”她喃喃自语的声音有一些忧伤,有一些决绝。刀锋轻易便割开了她的手腕,鲜血似红色的细碎花瓣洒落在浴盆里,生命的气息像烈日下的水滴,在慢慢的挥发。

“黄姐!你这是在做什么啊?”一条身影快步冲进了浴室,一把抓住了她流血的手腕,“扑哧”是衬衣撕裂的声音,紧接着一条碎布紧紧的缠绕在她的伤口处。

“小张,黄姐害了你,你还来做什么啊?警察快来了,你有多远跑多远吧,永远不要回来了。”小张嗔怪和心痛的眼神仿佛唤醒了她麻木的神经,她两只手使劲的抓着小张的肩膀,剧烈的摇晃,撕心裂肺的吼叫。

“黄姐,一切都过去了,我没有杀死他。”小张忽然平静的说。她愣住了以为自己听错了,她圆睁着两只眼睛定定的看着小张的脸,似乎要找些谎言出来,她以为小张在说谎,是在安慰她。“黄姐,是真的,我没有杀他,我只想对你说,我爱你,我要娶你,你必须嫁给我,我一直在楼下的电话亭,我……”

她惊呆了,伸出手捂住了小张还在说话的嘴唇,随即扑进小张的怀里哭泣声像个孩子。

好的治疗癫痫方法有哪些
癫痫的治疗时间是在什么时候
癫痫病治疗中心

友情链接:

捐残去杀网 | 安全网站查询 | 金门高粱酒怎么样 | 三月减肥计划 | 最终兵器彼女动漫 | 小米盒子卡拉 | 演讲比赛评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