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安全网站查询 >> 正文

【碧海小说】烟雨醉红尘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闻鸿尘下班后,开车直达自己的小窝。虽说是小窝,却足有两三百坪。花园式的公寓座落在龙云山半山,背后靠巍巍青山,屋前是潺潺溪水,环境优美,空气怡人,适合居住。

当他的车要前往山上拐弯时,突然发现山脚下躺着一个身影,挡住了他的去路。他连忙紧急刹车,打开车门,下车看个究竟。

一个披头散发的年轻女子,衣衫不整地躺在地上,好像是晕过去了。

闻鸿尘来不及多想,迅速跑过去,扶起那个女子:“喂,你醒醒,躺在这里很危险。”其实他想说的是:“你挡住了我的去路了。”当他看到缓缓睁开眼睛的女子那张可怜兮兮的脸时,便把这句话吞了下去。

杨语嫣被突如其来的喊声叫醒了,她这才发现自己晕倒在下山的路上。她感觉胸口一凉,急忙用双手挡住了自己的胸前。

闻鸿尘这才注意到眼前这位女子长着一张姣好的脸,身材也非常棒,起伏的胸口就像一座傲立的小山。刚才他没注意看,现在才发觉,这个女子身上的裙子好像被撕过一样,破破烂烂,根本遮挡不住胸前那诱人的风光。

他急忙脱下自己的墨绿色西装,披在那个女子身上,把她扶了起来。

“这位小姐,你家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吧!”

“不行,我这样子回家,我妈妈会担心的。”杨语嫣急得大声喊了起来。话刚受完,她就忍不住轻声哭了起来。

“行,行,行,你别哭,那我送你到我家休息一下吧!先换掉身上这件衣服再说。”闻鸿尘急急点头,害怕吓坏了她。

杨语嫣抬头看了看眼前这位好心的过路人,闻鸿尘那英气逼人的脸进入了她眼帘,她不觉心中一动,再看看他那高大魁梧的身材,及他那双充满关心的眼睛,她脸不禁一红。

“好吧,那就打扰你了!”杨语嫣不自然地拉扯着自己的衣服,努力想要挡住那双白嫩光滑的大腿。

闻鸿尘知道她的心事,假装没看到,昂着头,走在前面,细心地为她打开车门,然后默默地坐在自己的车上。

杨语嫣快步坐到后面的座位上,紧紧地把自己缩成一团。

2、

到了闻鸿尘家里,杨语嫣惊讶地看着这幢洋气十足的花园式公寓,目瞪口呆。

闻鸿尘拿出门卡在金光闪闪的铁门上刷了一下,大门立刻打开了,他马上把车开进了自家车库。

杨语嫣从车上走下来,不安地抓紧了自己身上的西装。

闻鸿尘大步走到门口,用手指在门上按了一下指纹,银色的大门便自动打开。

“请进来吧!”他往后退了一步,让杨语嫣先进门。

杨语嫣小心翼翼地脱掉自己的白色凉鞋,赤着脚,小心翼翼地走在冰凉的大理石铺成的地板上。

“你先坐一下吧,我去找找有没有衣服让你穿?”闻鸿尘招呼杨语嫣坐下来后,便自己上了楼。

杨语嫣仔细地看着这座宫廷式的房子,屋顶那盏晶莹剔透的大灯就像一轮明亮的月亮高高悬挂在雪白的天花板上。再看看宽阔的客厅,乳白色的真皮沙发环绕在大厅周围,客厅中间是四十三寸的液晶电视。

语嫣的视线突然被墙壁上的一幅名画吸引住了《蒙娜丽娜的微笑》,看着这幅被世人所追捧的名画,她被画上那充满圣洁光芒的微笑所吸引。回想到自己今晚的不幸遭遇,语嫣再也无法掩饰自己内心的痛苦,失声哭了起来。当闻鸿尘拿着自己的乳白色运动服走出房门时,看到的就是语嫣梨花带雨的模样。

“别伤心了,现在都过去了!”闻鸿尘抽出桌上的纸巾,递给杨语嫣。

“嗯,都过去了!”杨语嫣一边抽泣,一边强颜欢笑。

“喝杯水吧!”闻鸿尘迅速倒了杯水,送到语嫣手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会昏倒在路旁呢?”闻鸿尘强忍自己的好奇,不疾不慢地问道。

“今天晚上,我在睡觉时被我继父强暴了!”语嫣话刚说完,马上又哭了起来。

一听到这么令人发指的事情,闻鸿尘气从心来,他冲动地站起来:“我马上打电话报警。”

“不要报警,我已经把他打死了!”杨语嫣紧紧地抓住他的手,苦苦地哀求他。

再也没有比这更令人吃惊的事情了,看着弱不禁风的杨语嫣,闻鸿尘不禁怀疑起来,她怎么可能杀了一个大男人?

知道这件事很令人匪夷所思,杨语嫣只好一五一十地把这件事从头到尾地讲给闻鸿尘听。

3、

原来杨语嫣从小就跟离异的母亲嫁给了现在的继父。她的继父是一个吃喝嫖赌样样精通的坏蛋,但是很会哄女人的心,她的母亲就是被他哄骗上当,吵着跟丈夫离婚,最后,语嫣的父亲受不了老婆的背叛,连女儿也不要了,只好任她跟着母亲改嫁了。语嫣的母亲再婚后才发现新夫的真面目,可惜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她是个逆来顺受的女人,“嫁鸡随鸡”的想法使她一个人撑起整个家,一方面要辛苦地打工赚钱,供女儿上大学,一方面则要忍受丈夫的拳打脚踢。

杨语嫣从小就目睹了母亲的不幸,她恨极了世上的男人,她发誓有一天要报复所有的男人,把他们踩在自己的脚下。因此,她努力学习,品学兼优,一直受到老师和同学的喜爱。语嫣长大后出落得楚楚楚动人,跟母亲一样,是个美人胚子,走到哪里都受到追捧的目光。刚才看到《蒙娜丽娜的微笑》时,她就是联想到自己曾经也那么深受人喜爱。但是,经过今天晚上的事后,她就再也不是那个纯洁无邪的杨语嫣了。

今天晚上,语嫣的母亲在厂里加班,没回家。语嫣一大早洗完澡后,就上床睡觉了。等到半夜时,她突然被身上的重量惊醒了。“宝贝,让我亲亲你,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一阵令人作恶的酒气在她嘴边乱窜。语嫣这才听出原来是继父的声音,她吓坏了,拼命地推开继父的身体。可是,弱小的她怎么推得动呢?语嫣一边哭,一边叫救命,可是,这时家里一个人都没有,真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啊!她拼命地挣扎,可是她越挣扎,继父越得意。他不顾语嫣的反抗,硬是把她身上的睡裙撕破了。

继父看到语嫣胸口那白嫩的肌肤,口水流了下来,他一边压着语嫣,一边用力,想要扯掉语嫣身上的衣服。语嫣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眼看自己的衣服快被继续脱掉了,她情急之下,抓起床头的花瓶,用力地朝继父头上敲了下去。

“啊,你这个臭丫头,竟敢打老子!”继父只感觉头一麻,正想修理语嫣时,语嫣鼓足勇气,对着他的脑袋再狠狠地敲了一下。继父这下终于不再动了,他软软地躺在语嫣身上,晕了过去。杨语嫣这才拼命地把他推在地上,看着鲜血满地的继父,语嫣全身发抖。“天啊,我杀人了!”语嫣惊慌失措,再也不敢呆在家里了,她连衣服也不敢换,随便穿上一双白色凉鞋便跑了出去。当她跑到龙云山山下,想要向自己的好友楼月清求助时,她因体力不支便晕倒在路边了。

4、

听完事情的前因后果,闻鸿尘感到有疑点重重。杨语嫣口口声声说自己被强暴了,可是从她刚才的话中,并没有听到她被侵犯的事实,她说自己打死了继父,可是以她的力气,她怎么可能打死一个比自己强壮十倍的大男人呢?看到她哭得那么伤心的样子,闻鸿尘不好再追问下去。事情的经过,他大概清楚了。

“时间已经不早了,你还是早点休息吧,你继父的事,我会帮你打听的。先别着急,他有可能没死。”闻鸿尘耐着性子向语嫣解释。

一听继父有可能没死,杨语嫣这才放下心里的恐惧,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被强暴,她只知道自己被继父的臭嘴亲了,她感觉自己不干净了,她原想把自己的初吻献给最爱的人,没想到竟然被继父占去了。

“今天晚上,你先睡客房吧!”闻鸿尘扶着杨语嫣走到客房前。他打开房门,按了门口的电源,示意杨语嫣进去。

“不要走,能不能再陪我一会儿?”语嫣怯生生地伸出了她的小手。

“杨小姐,这里很安全了,你放心吧!”闻鸿尘有点为难,明天还要上班呢。

“不要,我不要一个人,求求你……”杨语嫣看着闻鸿尘为难的脸色,低声下气地说,“要不,等我洗完澡后再走。”

“那好吧,你快进去洗吧!我在房间里等你。”闻鸿尘语气软了下来,他实在不忍心拒绝眼前这位惹人怜惜的女子。

杨语嫣拿起闻鸿尘借她的运动服,缓缓地走进浴室。浴室里也全部是乳白色的瓷砖铺成的,看上去感觉非常干净。她慢慢地脱下自己身上那件破烂的睡裙,打开水龙头,让温热的水从头到尾冲刷着自己的身体。语嫣的泪水顺着热水一起往下流,她想把今晚受到的委屈一起冲掉。如果这只是一场恶梦,那明天过后,一次是不是就恢复原样了?

直到自己的的身体被水洗得发痛,杨语嫣才停止哭。她拿出浴巾,把自己擦洗干净,便套上了闻鸿尘的运动服。宽松的衣服穿在她小巧玲珑的身上,看上去有说不出的滑稽,杨语嫣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忍不住笑了起来。她不自然地拉了拉衣服,走出浴室。

已经等得很不耐烦的闻鸿尘,跟着磕睡虫作战了好久,听到门开的声音,他从半梦半醒之间醒过来。当他看到语嫣那忸忸捏捏的样子时,也不禁笑了起来。

“很奇怪吧?是不是像小丑?”杨语嫣恢复了自己的幽默风趣。

“呵呵呵,是像可爱的小丑。”闻鸿尘大声笑了起来。

“谢谢你,现在你可以回去睡觉了。”杨语嫣知道自己已经麻烦了人家一个晚上了。

“好的,那你早点休息。晚安。”闻鸿尘绅士般地点了点头,便出去了。

杨语嫣脱下鞋子,上了床,静静地躺在床上,她想起自己什么也没带出来,不知道要如何告诉母亲这个消息?算了,还是别想那么多了,明天再作打算吧!

回到自己的房间,闻鸿尘躺在床上,反而睡不着了。想着今天晚上的奇遇,他感觉自己很幸运,能够遇上杨语嫣这么漂亮的女子。可是转念一想,这么美丽的女子竟然遇到了人面兽心的继父,实在令人同情。要怎样帮助她呢?他想来想去,想不出好的主意来。算了,还是明天再跟她商量吧!

5、

窗外的阳光,照进房间。悦耳的鸟叫声,把沉睡中的杨语嫣叫醒了。

睁开眼睛,伸手揉了揉,杨语嫣才发现自己没有睡在自己的房间。看着一片明亮的房间,她这才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她下了床,穿上拖鞋,走出房门。

家里一个人也没有,闻鸿尘一大早就上班去了,他在餐桌上留下一张纸条:冰霜里有鲜牛奶,面包,早餐就随便吃吧!中午自己准备,等晚上我下班回来,再带你出去吃。看完纸条后,杨语嫣心里一暖,她走回浴室,刷牙洗脸后,便回到餐厅,拿出冰箱里的牛奶和面包,草草解决了一下肚子。

吃过早餐,杨语嫣回到客厅,她感觉很无聊,便打开了客厅里的电视。早上的新闻联播刚播到一则新闻,杨语嫣最不爱看新闻了,她正想转台时,突然发现电视里出现了一些熟悉的场景,她就停了下来。

“最新报道:据金苹街有关市民提供线索,昨天晚上,居住在四楼的王估友,不知道被谁打伤,现已送入医院抢救,而该家的女儿不知所踪,警察初步判定为入室抢劫案,希望有知情者能够主动报案,为警察提供线索。”主持人口若悬河地讲个不停,而杨语嫣的心却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听到继父没有死,她总算放下了石头,希望他通过顺利度过观察期。可是,想到自己的遭遇,她又不想便宜了这种坏人。想到母亲,她始终没办法狠下心来。如果自己主动去报案,那么继父有可能恢复健康后还要面临牢狱之灾,这让母亲一个人要怎么办呢?语嫣想来想去,始终想不到好的办法。

当她看到茶几上的电话时,便想到了自己最要好的女友楼月清。她拿起电话,很快就拨通了月清的电话。

“喂,请问找谁?”当语嫣听到好友那清脆的声音时,一时失控,又哭了起来。

“喂,再不说话,我就挂了。”急性子的楼月清可没耐心等下去,昨天晚上接到杨妈妈的电话,知道自己的好友失踪后,她心里可是急坏了,到处找人找了一个晚上了。

“月清,是我啊,语嫣。”杨语嫣停止哭泣,终于说话了。

“语嫣啊,你在哪里?快急死我了,你可知道大家都在找你?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楼月清炮轰似的说个不停。

“我现在不方便告诉你,你只要告诉我妈妈,我很安全,叫她不用担心我,我在朋友家,等过段时间,我再回去。”杨语嫣实在不想再回到那个家了,想起继父那张可怕的嘴脸,她的心就发悚。

听出语嫣话里的不对劲,楼月清不好再说什么。她实在担心语嫣,既然语嫣说自己没事,就等她想说再问吧!“那好吧,你有空要经常打电话给我,免得我担心!”楼月清依依不舍地挂了电话。

跟自己的好友通过电话后,杨语嫣心里安定了许多,想到今后自己不知道要何去何从,她就感到茫然。躺在沙发上,她胡思乱想了一番,最后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6、

闻鸿尘吃过午饭后,心神不宁,老是担心一个人在家的杨语嫣有没有起来吃早餐,中午懂不懂自己弄吃的。

最后,他实在等不了晚上了,跟秘书交代好下午的有关事项后,他就箭也似的飞回家里。

乌黑的长发散落在沙发上,白皙如雪的脸上滑落着晶莹的泪珠,细嫩的脸蛋弹指可破,樱桃小嘴微微颤动,好像在引人犯罪。这样的秀色怎么不令人垂涎三尺?当闻鸿尘走进自已家里时,就被沙发上活色生香的美人图所吸引住了。他小心翼翼地放下手上的快餐,静静地坐在沙发上,尽情地欣赏着眼前这幅美景。

小儿良性癫痫病怎么治
四肢抽搐就是癫痫吗
儿童癫痫表现形式

友情链接:

捐残去杀网 | 安全网站查询 | 金门高粱酒怎么样 | 三月减肥计划 | 最终兵器彼女动漫 | 小米盒子卡拉 | 演讲比赛评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