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三月减肥计划 >> 正文

【看点】艺术村(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那一年的一场大雪,我被困在了艺术村的一间草房里。

门前,是一颗老枣树,虬枝,在凌冽的寒风中,伸向天空,就像是老人干枯了的手臂。那种形象,很像是在向苍天祈求着什么似的。

大雪,一点症候都没有,就那么在我要准备走的当天夜里,突然从天而降。

等我推开了门,这才发现,整个世界都变得雪白了。

铺天盖地的白雪,精致得就像是梦幻一样地展现在了我的面前。真的是银装素裹。

这个冬天,我觉得仿佛特别的冷。不仅是肌肤感觉到了冷,还有从内心里透出来的冷。这种内心的寒冷,却是对另一件事的颤抖。

仿佛是一场噩梦。

我不知道,清晨的星辰是不是能压抑住环绕在我脑子里,久存不散的噩梦。我为什么会来到这个小村庄?有那么一段时间,我都在想这个问题。

想到了这个问题,我的脑海里,就会出现一幅场景:一条蜿蜒的小路伸向远方的山峦深处。那里,有茂盛的森林,在小路的两旁,是茂密的灌木丛。再向前走,就是一方悬崖峭壁,耸立在眼前。

想到这些,我的眼前,会很自然地出现一个人的影子。

有一天,我突然看到了李昊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他望着我,告诉我,他又回来了。自从李昊的影子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这个夜晚,我就觉得十分的寒冷。但,我不是在冬天感受到的那种寒冷。

心理上的寒冷,是会使人整个身体都颤栗的。

有一段时间,我都希望那仅仅是个梦而已。

我希望噩梦早早醒来,我希望那些都不是真的。但,我知道,那些梦实际上都是真的。就像我还在没有消失的现场一样,它们电影一般地在我的记忆里反复再现。正是这些现场的再现,我感觉到了恐惧。

那天的山风,在我的耳旁呼啸。月亮,就在我的头顶,很像是一只眼睛,盯着我。那一刻,我就有一种赤裸裸的感受了。

我觉得我的灵魂出窍了。我仿佛已经不再是我了。我变成了另一个恶棍。一个罪不可赦的人。

这时候的我,就想着怎么才能忏悔,才能得到拯救。

李昊,死在了一年以前的那个阳光明媚的初秋的一个下午。他是从悬崖上掉下去的,我当时就在现场,我看到了他绝望的眼神,他在大声呼救,等着我伸手去拉他一把。可是,我没有伸手,而是冷冷地看着他在悬崖下,拉着一根草藤,挣扎着。草藤上,沾满了割裂他手掌留下的血迹。

李昊消失在了悬崖下。

等我的同行们匆匆忙忙赶到这里的时候,他们看到了我沮丧地坐在悬崖旁,望着天边泛起的那坨红云。

太阳快要落下山去了。

正是那双绝望的眼神,深深地残留在了我的记忆深处。

也许是李昊的出事,我们一行搞绘画的人,就再也没有来过这个艺术村。他们说,再也不想去那个伤心的地方了。

我为什么会再次到来这里?也许就是为了那双绝望的眼睛吧。是的,我想不出有什么理由会鬼使神差地让我再次来这里了。我是想要寻求内心的什么呢?

大雪又把我困在了这里,也许这也是天意吧。

既然走不了了,我索性拿着画板,踏着铺盖在地面上的雪花,沿着上山的路,向山里走去。这条路,我和李昊已经走了无数次。

如果站在悬崖上向远处眺望,你就可以看到,在远处的一座悬崖的半当腰,一条白色的小瀑布,垂直地流下来。太阳出来,一条长虹,就从山的这头,跨向山的另一头。山崖下,一口池塘,很像是嵌壤在地上的绿色的宝石。一股雾气,冉冉升起。梦幻一般诱人。你会有纵身跃进水里,化成仙的冲动。

然而,这一切,再也不可能那么美好地再现在我的眼前了。随着心情的变化,美丽的风景,已经不再美丽了。

我就那么趔趄着,脚下打着滑,慢慢地向山的深处走去。我不知道我到底是去山里干什么。或许,我是为了追问人性?人性里,究竟还包含着什么东西,是我没有认识清楚的呢?

也许,正是像画板上,那层浓厚的色彩,遮掩了底色?在看到了底色被遮盖了之后,我才不可能看到那些底色究竟是什么了。

在这场铺天盖地的大雪里,我站在,曾经是李昊掉下去的地方。

在悬崖边上,一块石块已经没有了。李昊就是从这里滑下去的。那时候,李昊在掉下去的瞬间,抓住了悬崖上的一根树藤。求生让李昊喊着我的名字。

如今,我还能看到李昊绝望的眼光,还粘在那颗树根上。颓然,我跪在了雪地里,拿起画板在画布上用力地画着一副我想象中的图画。

我不敢相信,我竟然画出了李昊的眼睛。那双眼睛紧紧盯着我。我仿佛被李昊的眼睛看透了似的。他在问我,我的人性去了哪里?

看到这双眼睛,我内心打了个寒颤。

我赶紧将画好了的眼睛连同画板一起丢下了悬崖。画板就像是一只没有了生命的蝴蝶一样,飘向了深渊。

我内心里泛起了一个念头,是我谋杀了李昊!是我谋杀了李昊,我的同学。我的朋友。

事情还要从那一年的初秋说起。

艳阳天,万里无云。一天,李昊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是绘画协会的人让我们一同去艺术村写生。这个绘画协会,纯属是一个民间自发的组织。领头的人是个叫唐木的中年人,唐木,留了一头长发。平时,喜好穿一条牛仔裤,戴着墨镜,桀骜不驯的样子。要说起来,我们还是校友,他也算是师兄了吧。

李昊比我好交际。从学校毕业之后,他就找到了唐木。那次,我们见面时在一个茶社。李昊在学校学的是国画,而我学的是西洋画,油画。而唐木,学的国画,他们两个有共同的语言。

在茶社里喝着茶,我静静地听着他们两个调侃。在这次谈话中,我知道了有一个所谓的艺术村。就在离我们这座城市有五十里之外的一个山坳里。

唐木告诉我们,在这座城市里,有着共同爱好的人不少。当然是由他挑头,组织了一个民间的协会。然后,又在山里寻找了一个能写生的村落。起名为艺术村。意思就是这个地方是专门为有绘画爱好的人集聚的。

虽然我没有去过,但我听说过这个村落。风景不错,很可能以后会成为旅游胜地。但现在还不是,因为这个地方没有一条正儿八经的公路。

一条公路从盘山路绕过去。如果下了公路,还需要走十来里的崎岖山道才能到这个村子。

说到了艺术村,倒是让我想起我在学校时,我们所在的那个学校的城市,就有一个艺术山庄。那个艺术山庄,离我们学校很远,没事时,我们都会伙同同学们一起去艺术山庄,和那里集聚的绘画同行们,共同探讨一些绘画上的问题。在那里,我也学到了不少知识。

说到了艺术村的事情,我突然就对当年的那个艺术山庄有些思念了。

李昊告诉我说,对了,这个艺术村,就是和我们当年的那个艺术山庄类似。

在那个山庄里,我们都是自己做饭。几个一伙组织起来,伙食费,当然是AA制了。这种集体生活,是很让人留念的。

简单准备准备,我们就在唐木的带领下,坐着大巴去了艺术村。来到了山脚下,大巴走了。我们徒步背着东西,向山里走去。山路崎岖,就像是鸡肠子似的,蜿蜒着伸向了山的深处。

唐木边走边说,山的另一端,有个水帘洞。去那里的山路不是太好走,即便是走到了那个地方,水帘洞是在半山腰,要想进去也有些难度的。又说,当年,要是拍西游记的导演知道这个地方,一定比电影上的那个水帘洞要强得多了。

听别人的描述,给了我很大的想象空间。李昊兴致勃勃地给我讲了他的打算。他说,自己准备开一个画展。他问我有什么打算。我只能对他说,目前没有。即使是想开画展,也需要有足够的经费才行啊。

说话间,来到了村子前面。

村子旁边,是一个水池。几个妇女在池子旁边洗衣服。看到了我们的到来,她们停下了手中的活计,望着我们。

顺着池子水流的方向向上看过去,这个池子里的水,是从山里流过来的。细听,隐约能听到水流淙淙的声音。空气间,散发着水的青涩、甘甜的气息。这种混合的气息,让人恍惚进入了一个仙境。

我和李昊是新来的,对这里的情况不熟悉。有人告诉我们,这里的水清澈甘甜,水质很好。由于这里的水质好,所以,这里养育出来的女人都是鲜藕一般白嫩喜人。

当我们路过水池边上洗衣服的妇女跟前时,她们给我的印象果然如说的那样。那些女人对我们这群人并不陌生。其中有个高挑的女人站起来向我们招手。她高声问,你们这次来,还要不要模特?

有人说,当然要了。你还做我们的模特吧。

在我看来,这个山村的人应该是思想比较闭塞的。而竟然有人愿意当模特。我有些困惑。不过,同行给了我这样的解释。

原来,在我和李昊没有来之前,书画协会的人曾经从市里带了几个模特。女人们一开始觉得很稀奇。那些模特穿着比基尼,摆出各种姿势,就那么在一群男人的眼皮底下展现出女人的风姿。后来,听说当模特是给钱的,这就成了诱惑了。

在这群人的眼里,城市里来的女人风骚,没有山姑们淳朴。再加上这里的女人形象可人,这之后,这里的女人就代替了那些市里来的模特了。还有个原因,就是这里的壮劳力都外出打工了,留下的都是女人们,不出外,就能挣到钱,这就有了足够的诱惑力。

后来我才知道,这里的女人有些已经成了我们的人当中的相好。按照男人的说法,这也是解决了她们生理上的需要问题。对我们这里的男人来说,何乐而不为?

我们住的地方,原来是村委会大院。自从我们来了之后,这里就成了我们的住所。大院的外面,是一颗老槐树,上面还挂着一口生了锈的大钟。也许,这里曾经有过喧嚣,但,现在已经被宁静替代了。这样的场景,也只有在小说里才能看到了。

当天晚上,就有女人来到了我们的住所,这些是以前的模特。费用都是我们每个人兑的份子。

大院里的房子不少,我们根据自己的喜好,选了模特开始了素描。前面,站着的少妇,缓缓地脱掉衣服。我看着她白皙的肌肤,脑海里突然就想起了我在大学第三年的时候,认识的那个模特。认识那个模特没有多久,我就和她同居了。

而我和这个模特同居,李昊对此颇有微辞。有一天,我从他的眼里,看到了一种令我有点胆寒的神情。

后来,有同学悄悄告诉我,这个模特李昊追了很久,只是因为李昊的个子矮小,模特看不上李昊。也就从那个时候,我恍惚明白了,李昊为什么会对我有看法了。几个月之后,那个模特甩下我走了,跟着一个有钱的人到了南方。

我当时不过是一个穷学生,她对自己的好友说,实在是不值得在我的身上再浪费感情,这件事之后,我和李昊虽然还是好友,但彼此的心里都有了隔阂。

我有时候,觉得很纳闷。我和李昊从中学就在一个图画老师的指导下学绘画,又一同考入了美术学院。我和李昊还是在一个寝室。为了一个女人,唉……怎么说呢。如果我要是知道李昊在追求这个模特,我是不会和她好的。虽然李昊的自然条件不是很好,可他的性格比较外向,和谁都能交流,比我的情商高。

绘画结束之后,有些相好悄悄将自己的男人领回了家。

此时的月光朦胧。收拾了东西,我走出大院子,来到了水池边。半个月亮倒影在水里。时而被微微的山风吹成了破碎的涟漪。山影是灰色的,浓烈得就像是水墨画。刚才那个少妇的影子还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她和另一个影子重叠在了一起。像是一条双曲线,在重叠了之后,又慢慢地撕裂开来。莫名的,我的心里有些像是远处的那座山峦,沉甸甸地压着我。我在水池边的一块石头上坐了一会,站起身子准备回去休息。当我转过身子,发现在离我十来米的一棵树下,站着一个身影,是个女人的身影。

从朦胧的身影上看,我发现这个女人很娇娆,身段好。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一副雕塑。我停下来,望着树下的女人。这时候,女人缓缓地带着羞涩向我走来,到了我的跟前站定。

女人问我,你们还要模特吗?

她说话的声音很纤细,像一张薄薄的纸在空中飘荡,就这么进入到了我的耳朵里。那一刻,我的心颤动了。因为隔得距离近,我还闻到了一种淡淡的芳馨。我被这种气息诱惑着。

月光洒在她稚嫩的脸上,我断定,这个女人的年纪不太大。我看到了一抹刘海在她的脑门上方,一双大眼睛深邃地映照着头顶的月亮。

我低声对她说,当然需要了。怎么,你愿意当我们的模特?

女孩子默默地点点头。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女孩有个很不错的名字,叫许晓雅。

那天晚上,我临走时对女孩说,明天你还在这个地方等着,我一定让你当我的模特。我又说,你记住了,别当别人的模特啊。我叫卢小飞。你记住。

女孩说,我记住了。

那时候,我留了个光头。为了此事,许晓雅还曾经问过我,我们这些搞艺术的人怎么都是那么另类?大多都是和别人不一样。是的,在我们这群人当中,有多数留长发,而我不愿意和他们“同流合污”,干脆,把头发剃光,我想比他们更加另类点。为此,家里老人对我这做法很反对。总是对我说,你这个样子,怎么找对象?年纪不大,就留个光葫芦,像什么样子。

原发癫痫病能治愈吗
是什么导致青少年患上癫痫
西宁治疗癫痫好医院有那几家

友情链接:

捐残去杀网 | 安全网站查询 | 金门高粱酒怎么样 | 三月减肥计划 | 最终兵器彼女动漫 | 小米盒子卡拉 | 演讲比赛评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