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阜阳火车站电话 >> 正文

【木马】惊变(小说)

日期:2022-4-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和清相识,是源于我捡到一部手机,那日出去逛街,不经意看到一部手机,差点绊倒,哈,发财了,捡起一看,联想的,品牌还行,可咱是信佛之人,不义之财不可得,加之咱小时候唱的那首歌,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可动听呢!所以,咱要找失主,打开通话记录,只有一个联系人,没有名字,再打开她的相册,奥,一个美女,看样子能有四十岁上下,面容清秀可人,长发披肩,穿的衣服时尚中透出端庄,竟然一下子喜欢上了这个女人!我用她的手机给那个通话的人打过电话,铃刚响了一声,便接通,喂,到家了?好有磁性的声音哪,并且温柔的像一阵和风掠过耳脉,我忽然不知所措,感觉怪怪的,直觉告诉我,他们关系非一般,定神片刻,我应了他的腔,你好,主人不在,这是我捡的手机,看了最新通话记录找到你,请告诉主人到我这来取手机,我的地址是李源花园302。好吧,谢谢你,我会通知她,再见!

过了两天,还没人来取手机,都没电了,我用万能充给她充上电,开着机,希望那个她打过来,可又过了两天,还是没来取,我心里竟然很担心,是不是她出了什么事?强烈的好奇心驱使我又给那个曾经通过话的人打了过去,可那个人居然挂掉了电话,我云山雾罩的,心扑腾扑腾直跳,越发感觉事没那么简单!记不清又过了几日,我始终给她开着机,说来也怪,居然一直没有电话打进来,你说怪不怪?好像人家是有钱的主,不在乎吧。按惯例丢手机的人,通常都是第一时间拨打自己的号码,如果关机,就证明那个人不想给你了,如果捡的人想还给你,会和你联络,我这巴巴的等他联络,可杳无音信那!我生气了,感到自己好心没人领情,那就留着吧!

大约过了能有二十天左右,我一铁姐妹来找我玩,闲谈中我把这件事说出来给她听,并拿出手机给她看,她说,哪有你这样的人,还做好事,用不上给我吧,正好我的手机待机时间太短。我说拿去,她就在那摆弄起手机,忽然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哎呀,我认识她,金辉的,我同学的妹妹!奥,原来是富人区的阔太太,怪不得不要了,来拿还费事,还得表示感谢,不如人家重新买一块呢!姐妹说,不是这么回事,她家里很困难的,她老公三年前被一个醉酒驾驶的大货车司机撞成了高位截瘫,她过得应该不是很好吧?我心里突然明白了,我的猜想应该是对的了。我说,你带走吧,给你同学让他捎给他妹妹。

本以为这件好事就算功德圆满了,在我将要淡忘之时的一天,中午时分,一位女子来我店里,浅浅的笑,却透出淡淡的愁,你好姐!呀,原来是她,好一个温婉的女子!你好,快坐!她放下手中的水果,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应该早点过来感谢,可最近家里出了点事,不好意思!哪里,真的不必!我们一来二去的寒暄着,居然没有生疏的感觉,谈了近一个小时,得知她叫清,今年三十八岁,有一个女儿,十一岁,老公确实高位截瘫,她在市政上班。走时互留了电话,我下意识的说有什么烦心事,給姐打电话,说出来或许心里会好些!好,那我走了,电话联系!此后,清偶尔会发来短信,也会偶尔来店里坐坐,就这样,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但我们从来没提起那个男人。

清的家世很好,父母都在事业单位退休,家里两兄妹,很和谐的一家,当年,清的追求者那是一个排,两个连,可清偏偏相中了在私企上班的文,且文的家是农村的,父母以种地为生,家境自是贫寒,父母那是极力反对,可清还是嫁给了文,虽然日子过得平淡,可文真的是个好丈夫,对清呵护有加,家务活抢着干,清怕冷,文冬天从不许清洗衣洗碗,对丈母娘更是言听计从,每逢到丈母娘家,厨房就是他的阵地,文的厨艺堪称一流,把老丈人彻底俘虏了!结婚三年后,清和文结束了租房的境地,在父母的帮助下,在金晖买了一套三居室,文也因业绩优异,晋升为部门经理,清感觉日子那是芝麻开花节节高,女儿燕子乖巧可人,丈夫知冷知热,加之自己工作又清闲自在,清感觉自己是最幸福的人!可世事难料,不幸降临了,2009年那个灰色的午后,像恶魔,夺走了清的幸福,丈夫因车祸高位截瘫,天瞬间塌了,丈夫几次寻死,都被清挽救回来,她怎舍?这个陪伴了她八年的爱人。八年来,有太多的感动,太多的美好,在文的怀抱,清感觉自己是个公主,女人最美的一面都被文读懂了,女儿常常吃醋,说爸爸偏心。可如今,叹如今,又能怎样?清的脸上从此没有了笑容,在丈夫面前,她尽量故作坚强,在女儿面前,她故作强大,这片天从此就得她撑起!日子一天天还得过。文变得越来越敏感,经常无端发脾气,清知道他心里的苦,从不计较,默默地忍受着一天又一天,曾经的温存,浪漫,那些花前月下,永远不负再来,清像一朵青莲,感觉自己就要凋谢!终一日,清因疲劳过度加心力憔悴,昏厥过去,住进医院,父母心疼落泪又如何,也不能埋怨女儿的选择,这都是命!婆婆把文接回了乡下老家照顾,妈妈把清接回娘家修养,一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就这样散了,哎,纵使不舍,又能如何?

在母亲的精心照料下,清康复了,妈妈不让燕子回家了,留下来帮忙照顾,接送上学,可怜天下父母心,清的日子虽清闲了,可那些寂寞像虫,时时咬着清的心,每个周,清最少有两天都会回婆家看文,要把文杰回家,可文始终不肯,婆婆也说,算了吧,你还得上班,别再累坏了!在家里,什么都方便!清总感觉对不起婆婆,总是大包小包往家带东西,以表示对老人的感激之情!一日入夜,月出奇的圆,透过窗棂,洒在文的脸上,清就这样默默的躺在文身边,摸着他的胡须,他的耳朵,他的鼻梁,一份骚动在身体内游走,曾经的缠绵在脑里挥之不去,泪湿了枕畔,文幽幽地说,离婚吧,两年了,我过够了这样的日子,我不能误你一生!清吻住了文的唇,泪湿了文的脸。文抱着清,心碎了,那种欲罢不能的苦楚日夜侵蚀着他的心,男人的尊严,荡然无存!就这样,一个个漫长的夜在无奈中流淌,日子,在浑浑噩噩中一天又一天!

一日,清打来电话,姐,出来一下吧,我在茶麻古道等你。茶麻古道是个茶馆,就在我家附近,我隐约感觉清肯定出什么事了,声音里满是疲惫,结束工作后即刻过去了。清的眼睛肿肿的,倦意写在脸上,看到我进来,扑在我怀里哽咽着。我抚摸着她的头,没说一句话。好了,够了,坐姐!清收回情绪,姐,我该怎么办?告诉我!真的是那个男人,他闯进了清的生活,扰了清的心,姐,我是个坏女人么?不是,不是你的错!”“我对不起文,我感觉自己很脏!”原来,文觉查了清的微妙,又一次提出了离婚!清不肯,文打了清一耳光。我能说什么?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孰是孰非,爱恨交错,不身临其境,怎知期间的苦!清的那个他是烟台人,事业有成,是一家合资企业的老总,叫强,今年四十八岁,老婆是教育部门的领导,女儿在美国读书,家庭自是幸福美满!他们是网友,清总爱看他的文章,强在空间人气极高,他的文章和他的职业大相庭径,文笔细腻,情思缜密,清感觉强是个儒雅之人,他的每一篇文章清都必读,感受着强的喜怒哀乐,在强的娓娓道来中和强在网上度过了五年的时光,但他们从来没私聊过,清是个有分寸,自重的女子,之所以关注强,完全是因为喜欢强的文章,清也很喜欢文字,在诗韵词律间总能找到自己的归属。自从文出事后,空间那个幸福安逸的小女人,没有了,清不自主的就把一些落寞变成文字宣泄出去,她写了一篇日志《道是红颜多薄命,我非红颜命亦薄》,引起了强的注意,一日午夜,清还在网上打发无聊,强发过一个电话号码,再无之言。清鬼使神差的打了过去,仿佛心有灵犀一般,仿佛早已约定一般,两个人居然聊到深夜两点,从此,清的生活不再无聊,等强的电话,成了清每天的期待。

那天,清在单位开会,一条信息发进来,明天周末,一起去看红叶?清的心突突跳了起来,怎么回答,去还是不去?清纠结着,心里又激动又忐忑,但是有一个声音忽然不知从哪飘来,不能去!清无措了!下班后,心神不宁的回自己家了,瘫倒在沙发上,

女儿打来电话,妈妈,明天回家吧,我想爸爸了!清居然说,奥,不行,下周吧,妈妈明天要出差!清居然撒谎了,她明明决定不赴约的,可为何撒谎了?那夜,强没打电话,清的心里空落落的,夜静的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强也没上网,清的心理很是失落,甚至还有一丝埋怨,为何强不再约自己,如果打个电话,清或许会突破防线。清也下了线,给文打去电话,照例是吃了么?睡了么?淸忽然感到很生疏,曾经两个人有说不完的话题,因了一句笑话,清能笑得岔了气,文谈天说地的,每每都能聊到深夜,可现在,他们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挂了吧,明天不用回来了,挺远的,照顾好燕子!我没事!文挂断电话,清不知因何,眼泪掉了下来,又给文打了过去,我回去,给你包韭菜饺子,妈忙没时间,你好久没吃了!那好吧,多给燕子穿件衣服,我也想燕子了!妈也想你了!再次挂断电话,清的心理好受了许多,每次文都说是妈想自己,真的么?就这样,脑子乱哄哄的,清连衣服都没脱,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睡着了!梦里,又回到了和文谈恋爱的那段美好时光,那是个春花烂漫的季节,文背着个大包,带着清爱吃的零食,到西山踏春,清笑着,跑着,蝴蝶都跟不上她的脚步,那笑声无忧无虑,就连小虫都停止了呼吸,静静的听着清的笑声,真的是好美!文体贴的送水,擦汗,宝贝,慢点跑,别摔着!就在那天,就在那时,清决定要嫁给这个男人。记不清有多久,文再也没叫自己宝贝,再也没有了曾经的温存!

第二天,清被电话惊醒,迷迷糊糊的拿起电话,喂,谁啊?准备好了么?我过去接你,还是你自己坐车过来?清瞬间睡意全无,蓦地坐起,语无伦次,我,你、、、、心好像要跳出来,不知所措!我过去接你吧,你们那我熟,你到车站等我,黑色越野车,车牌号尾数三个一!又是不容清回答,强就挂掉了电话!清很懊恼,这是个什么人,怎么这么狂妄自大,你说怎样就怎样,我成了什么?嘴里说着,就不去,让你白跑一趟!可手里却拿起电话,给文打过去,文,今天临时有点事,这周就不回去了,对不起。文的声音里充满了沮丧,没事,好好照顾自己,告诉燕子,爸爸想她!清又哭了,心情很复杂,是激动?还是愧疚?却不由自主走向衣柜,怎么感觉没有一件衣服称心,都后悔昨天没去商场买一件新衣服。挑来选去,清只好将就了一件,那是文出事前一个月给自己买的生日礼物,一件淡紫色小洋装,配一件青妮子齐膝短裙,清就这样在不安与矛盾中,打扮着自己。明知吃塘容易坏牙齿,可还是把糖送进嘴里!我到了,你在哪里?刚七点多一点,强就到了,从烟台到招远,最快也应一个半小时,也就是说,强放下电话就从烟台出发了,这个自大的男人,清嘴里嘟嘟着,却以飞快的速度登上一双长靴飞奔而去。

还没到车站,清就叫出租车停下,见还是不见?清又犹豫了,一阵风吹来,清的头脑蓦然清醒了许多,不能见,真的不能见,自己这是在干什么,居然像小姑娘一样六神无主,她瞬间想到了燕子,文,婆婆,妈妈,要是被亲人知道自己的行为如此荒唐,还有何脸面?对,走,回去!清转身就拦出租车,可今天的出租车仿佛故意跟她做对,都已载客,只好向后走着,忽然,一辆黑色大越野停在清面前,车牌号111天,清下意识猛地转身就要跑,可门打开,上车!清蓦地停下,她无法抗拒那个声音的诱惑,象一只小兔子,心甘情愿的钻进了猎人的牢笼!车子疾驰而去,清始终低着头,不安的掐着手指,她不敢看这个身在咫尺的男人,像犯了错的小学生一样,红着脸,不敢出声!你吃早饭了么?给你买了面包!强递过面包,清飞快的看了他一眼,伸手去接,强握住了清的手,清居然没有撤,一股暖流瞬间暖遍她的全身、车载音响那曲情非得已,充盈着整个车厢,敲打着清的心。就这样,强一手开车,一手始终握着清的手,近一个小时后,他们抵达了莱州地界,先休息一会吧,现在有点冷,枫园风很大!清不言,她没有选择了,她做不了自己的主了。车子在一所豪华宾馆门前停下,清像个影子一样跟在强身后,腿居然有点发抖,到了房间,强体贴得给清拿过拖鞋,然后打电话叫来外卖,牛奶,点心,面包,小笼包,粥,也不知道你什么口味,随便吃点好么?那语气,俨然是一对老夫老妻之间的样子,清感觉不那么慌张了,强又递过一块热I毛巾,来,擦擦手!一切都那么自然!在强的微笑中,清感到浑身放松了,还真是饿了,从昨晚都没吃一口饭,管他呢,吃饱再说!强打开电视,正在热播甄嬛传,气氛融洽起来,强说着对甄嬛的喜欢,也说着对清的思念!清笑了,清笑起来是真的很美,微翘的嘴角,浅浅的酒窝,洁白的牙齿,长长的睫毛,强把餐车推开,坐在清身旁,很自然地揽过清的腰,清躲了一下,强使劲一揽,清便再也没挣脱,强的手摸着清的耳朵,头发,捧起清的脸,清战栗起来,心仿佛要跳出来,别怕,清,我喜欢你好久了!此时的强低语着,完全没有了霸气,一股热气扑过来,强吻着清,清融化了,任由强在身上探索,她像一个饥渴的孩子,玧吸着强,强的荷尔蒙被清彻底激起,两个人纠缠在一起,清忘却了自我,她像一朵干渴的青荷,贪娈的张开,等待着暴风雨的来袭,来了,她狂舞起来,不顾一切,三年了,久违的感觉、清呻吟着,强吻遍她的全身,清像一条蛇,把强绕在腰间、一切都静止了,世界凝固在那一刻!清哭了,为何哭?清不知道!强什么也不说,就那样揽着她,抚摸着他的头,清忽然很感动,这个男人征服了她!从今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我会对你好的!强低语着,一股股热气在清的耳边回旋,有一种痒痒的感觉!清喜欢!两人就这样赖在床上,此时的强温存的像个孩子,没有了以往的霸气,诉说着自己的过往,原来,强生活的并不幸福,当年,自己是个穷小子,妻子是高官的千金,相中了强的帅气,才下嫁给强,一直以来,他都生活在妻子的阴影中,妻子霸气一世,在当地教育局担任局长,强永远都驾驭不了她!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样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清的温柔,融化了强心中的冰,在清的身上,他找到了男人的强大!一个上午很快过去,两个人仿佛把一辈子的话都说完了,他们聊红楼,议三国,聊席慕容,朱自清,两个人对一个事物的见解惊人的相似,强又动情了,清,我爱你。我也爱你!两个人又纠缠在一起,清的每个细胞都在跳跃,每个毛孔都在张开,任由那场暴雨洗礼!清醉在强的港湾里,不愿醒来!幸福的时光仿佛总是很短暂,真的要离开了,强说,走,出去吃海鲜,然后去看枫园!收拾妥当,临行之前,强从包里掏出一个礼盒递给清,打开看看。清一看,是一条镶钻的白金项链,喜欢么?特意给你选的。说着,给清戴上了,从此我就圈住你了,不准逃走!这有张卡,里面有大约十几万吧,密码六个一,善待自己,别太亏了!说完,随手给清塞到包里了。又成了那个霸气的强,不容清选择!

小儿羊癫疯怎么治疗
儿童颠能治疗好吗
癫痫病时隔多久会出现发作

友情链接:

捐残去杀网 | 安全网站查询 | 金门高粱酒怎么样 | 三月减肥计划 | 最终兵器彼女动漫 | 小米盒子卡拉 | 演讲比赛评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