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怎么看是否怀孕 >> 正文

『逝水流年-小说』记着我的名字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外面的天气正好,秋日的暖阳投入一室的亮光,空气中细细的灰尘在这个装有中央空调的房间中静静悬浮,在那亮光中纤毫毕现。

这是一间35平米的大开间,用玻璃隔成内外两间,外间是用于会客的沙发,内间只有一张转角办公桌,45度角朝着那宽大的落地玻璃窗,室内窗明几净,一年轻人正坐在办公桌后面,一手抚着个浅蓝文件夹,另一只手无意识的用中指敲打着桌面。

姚磊,今年不过而立之年,身材欣长,帅气英挺的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笑容。他现在正这家上市公司担任人事经理一职,负责整个公司的人才引进及招聘工作,只是他这会正怅然的对着一份应聘者的资料出神,缘于上面的一段文字:

“常乐,2000年9月——2003年6月,就读于南京理工大学……”他不自觉的念着文件夹中的内容,神情若有所思,常乐、常乐,这名字好像在哪见过?

正想着,敲门声应声响起:“经理,上次入选的应聘者已经来了,请他进来么?”清脆甜美的声音,悦耳又不失礼貌地问道。

“嗯,让他进来。”姚磊收拾起心思,脸上又恢复了工作时的常态,严肃又带有一种习惯性的审视,坐直了身体。

当他看到走进门的身影时,还是下意识地唤了声“常乐……”

“对不起,姚经理,我的名字是念常乐‘yue’,音乐的乐,而不是快乐的乐。”常乐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仿佛这句台词是他常说起的,那么自然而然的,就被说出口了。

姚磊愣了一下,对于这种念错名字的错误,他稍稍有点不自然,轻咳了一下,谈起了正事,很快,两个人就工作上的一些事情,进行了细致的讨论。

常乐是来应聘公司一个重大项目的执行经理的,本身素质过硬,专业知识扎实,倒也没大问题,只是聊到后来,姚磊对这个聪慧睿智的年轻人,明显有了好感,于是就问起了开头那一幕,关于他的名字:“这名字是谁起的呢,为什么叫常乐呢?有什么涵义吗?常乐,原本我还以为是常久的快乐这意思哟。”说完呵呵一笑,很显然,经过一段时间的互相了解,两个人已经没有初次见面时的那种紧张尴尬。

只是常乐那一时放松下来的脸,明显紧绷了起来,显然并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看到气氛有点紧张的姚磊见势忙打个哈哈,掩饰了过去。两个人的初次见面就在这既融洽又尴尬的气氛中结束了。

[二]

时间过的很快,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常乐已经熟悉了手头上的工作,但是他深入简出,与别的同事交流并不多,英气逼人,身形挺拔的他,也在公司姑娘们的心里有了一席之地,加之他“神秘”的背景,从不谈论关于自己的一些琐事,让那些整天只知道八卦时尚娱乐花边的小丫头们趋之若鹜,明里暗里,无非都是常乐今天在哪出现了,常乐今天穿的是什么衣服,常乐今天看了谁,看得姚磊整天铁着一张脸四处扮张飞,严肃上班纪律,他到哪,哪就花容失色,鸡飞蛋打。

这姚磊也在纳闷,几次不经意遇到常乐时,常会不经意地打量那张脸,左看右看,那小子也没长得像梁朝伟啊,凭什么那些小丫头片子见了常乐像苍蝇见了臭蛋一样?他心底里暗暗将常乐比作臭蛋,但是实际上,他对这个独身一人来这S市闯荡的年轻人,很有好感。在常乐身上,他仿佛看到了几年前的自己,在底层努力打拼的模样。只是他奇怪地发现,常乐的履历表上亲属这一栏填了空白,他的爸爸妈妈难道都不在了?他摇了摇头,为自己也像那些小丫头片子那样八卦感到不齿,不过私底下,他自认与常乐的相处还挺愉快。这不,才想着,手机就响起悦耳的短信提示音,打开一看,上面简短地写着“今晚六点,长江路卡摩,有事相商。常乐”

抛开公事,姚磊与同事间的相处,几乎没什么往来。因他职位的特殊性,平时与同事保持着若远若近的距离,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背地里,同事们都将他视作投机倒把分子,说他的位子,不是凭着真本事上去。他与常乐,虽然年纪相当,但却感觉心里面的距离不是那么大,从常乐进公司来,两人无论是私底下也好,还是也在工作之余也罢,常会找个地方喝上两杯聊上几句,当然聊的是公事,只是眼下,常乐突然这个时间点约自己说有事,心里想了半天,实在想不出会是什么,不过也没作他想,一到下班时间,姚磊就收拾收拾,往那约定的地方而去。

[三]

卡摩,一间门面装修成意大利风格的咖啡屋,推开叮当作响的大门,橘红色的灯光,就将风尘仆仆的客人包围,顿时给人以放松的感觉。姚磊稍一巡视,就看到靠窗座位上在向他招手的常乐。

“我来晚了。”姚磊略带抱歉的口吻坐下来,对着跟来的小妹要了杯拿铁,就对着对面的常乐招呼着。

“没事,姚哥,今天叫你过来,是我最近手头有一个项目,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一起赚钱?”常乐轻呡了一口咖啡,眼神看向了姚磊时,带着几分期待。

“项目?这些我从不插手啊。”姚磊初听比较纳闷,他在这公司这么几年,所做的工作,无非都是在人事圈子里,出这个圈子的,不是他不想做,而是他想做也没办法做,隔行如隔山那。

“姚哥,我能来公司,承你照顾,我心里一直想报答你,却一直没这个机会,眼下,机会来了,这个项目,不是我们公司的,是我一大学同学承包的,前期已经运作了一段时间,收益还不错,我就是看着收益还行,想问下姚哥,想不想入股?因为摊子铺开来,需要的资金流更大,我想找几个股东合伙入股,越到后来回报越大,眼下,要发财不能自己独个啊,这不,我想到还有姚哥呢,不知姚哥有没这个兴趣?”常乐脸上充满期待,眼神透着极大的诱惑看着姚磊。

“可是,我们公司不允许兼职,违者会以触犯公司规定而被开除的。”姚磊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利益,心里还是保留一丝清明的,自己在这公司上升趋势太快,已经招来不少红眼了,他现在必须把这位子稳住,再慢慢想其他,要是有把柄被人拿捏住,再想重头来过可是困难重重了。只是眼下常乐所说的投资项目,他也略有些了解,只要前期资金投入到位,后期的确可以得到巨额回报,那可是在这人事经理位置要做上几十年,外带不吃不喝才能有的啊。姚磊心里飞快地打着小九九,脸上阴晴不定,常乐也不急,细细地品着咖啡,时不时看姚磊一眼,然后继续神态悠闲,老神在在。

“常乐,这事有点突然,能不能宽几天,让哥哥我考虑考虑?”姚磊实在拿不定主意,只能求助似的问长乐。

“当然没问题,可是姚哥,你得快点,因为我那边,只等你决定了,我就要启动了。这是合同,你先带回家看一下。还有,公司里注意保密。”常乐将右手食指放在嘴唇,做了个禁声的动作,一边露出了灿烂的微笑。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姚磊心跳加速。

[四]

回到住的地方,姚磊马上拧开灯,一手拿着常乐给的合同,一手拿着个计算器,直把计算器按得啪啪响,再将合同逐字逐句地看着,嗯,甲方乙方设定明确,合同里权利和义务各自分清,关键是那分红,看到分红一栏时,姚磊彻底疯狂了,30%,全年净利润的30%可得,但入股最低需投资25万人民币。

姚磊算了一下,工作了近十年,每年收入加年底奖金,这些年存了不过15万,还要10万元,一下子从哪弄呢?还有,他考虑到了风险,任何投资都是带有一定风险的,他努力平复着自己激动的心情,又一次拿起了计算器。

常乐说的项目,是与一家通信公司合作,做一个数据基站,为近200万用户提供数据服务,前期投入资金,等200万用户形成固定客户源时,每一年就能为公司增加100万元的收入,净利分成30%,那就是整整30万元,一年!比他现在累死累活,看人脸色,低声下气,工作十来年才存15万要多出一倍。

姚磊作了几次深呼吸,又看了几次合同,发觉真的是一本万利的好事,但是他奇怪,这样好的事,常乐为什么找上自己呢?

正想着,手机短信独有的铃声响起,拿起一看“阿磊,你这会在哪,快点来接我,我在太平洋百货一楼,到了打我电话,对了,记得开我那辆帕萨特,钥匙在玄关柜第一层,快点啊。——余丽”他皱了一下眉,但很快脸上扬起的笑意将他的一丝愁容掩盖了下去。

这个余丽,他当初可是花了相当大的代价才追上手的,想当初才进这公司时,自己也免不了被一群不谙世事的小丫头们包围,但是这个余丽,却让他费尽了心思才追上手,不是因为她白晰的肌肤,也不是因为她1.5米的身高外加200斤的体重,而是因为她有一个好爸爸,正是这家上市公司的董事之一,这也是他工作短短几年,就像坐上了火箭一般地坐到了现在这位子。

只是这余丽,外形虽不咋的,平时却娇纵跋扈,常常命令性地让姚磊做这做那,这一点让姚磊心生厌烦,但却一再包容,在余董事和余丽几次三番暗示结婚下,却还是下不了这个决心。但是看着现在安身的这套闹市区的三居室,再加上那才买的帕萨特,让姚磊心里的抵触也消融了近乎为零。

[五]

当姚磊大包小包地跟在余丽后面回到住处时,早已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了,真弄不明白,这女人逛街的体力怎么就这么充沛,瞧那吨位,居然汗都没流下一滴,真是神了。反观自己,一身臭汗,一身没买多久的西服也被大包小袋的压的起了折子,余丽看他那样,嘴一撇“德性”,扭着身就进了卫生间,不一会,里面就传出哗哗的水流声,还有若有若无的哼歌声。

姚磊放下东西,折回房间,看着放在抽屉里的那份合同,想了许久,仿佛下定决心一般的握了握拳,然后朝着卫生间的方向,眼里一闪而过的是决绝,还有那分明写在脸上的悲壮。

夜的暧昧,在芙蓉帐里销魂蚀骨,姚磊在肉山上奋力的挥汗如雨时,身下的余丽发出腻得让人浑身起鸡皮的呻吟。折腾了好些时候,终于两个人都安静下来。余丽的肥手在姚磊的臀上掐了一把,媚声说道“今是怎么了,是不是又有什么事要求我了?”

“小丽,我想过了,我们结婚吧。”黑暗中,看不清对方的脸,姚磊此时的脸上阴暗不定着。

“你终于答应了?好,我明天就跟爸爸说,我们挑个好日子,然后我要买好多的新衣服,还要去马尔代夫!”

“小丽,结婚的话,我想给你一个优渥的生活环境,不想你吃苦,但是凭我现在再怎么努力,离我的目标还是很远,我有个想法,但是需要你的支持。”

……

[六]

两个月后。

长江路卡摩。

靠窗位子上,姚磊笑呵呵地看着对面的常乐,“常乐,不,老弟啊,你今说要给我一个惊喜,不会是?”

“姚哥,你还真猜对了,幸亏你的25万资金及时到位,抓住了一个商机,我们狠狠地赚了一笔,这是这一季的分红,10万,你点一下。”常乐说完递过来一个包裹,沉沉的很有份量。

姚磊打开只瞄了一眼,就乐呵呵地就塞到自己包里,“兄弟,咱们今天好好的喝上几杯,庆祝一下啊,呵呵呵,哥哥我都没出过什么力,就拿分红,还真不好意思的,不过你放心,以后要用的上哥哥的,尽管说啊?”

“姚哥,我们这个项目,是投入越多,收益越多,我自己又砸进去50万了,就等下季度收益了,哥哥,不要怪兄弟没问你,你还有闲钱没,大胆投进来,下一季度,包管你拿的分红,是今天的几倍。”

姚磊心里飞速盘算着,上期25万投入,眼下就有10万的产出,25万的本还在那没亏,眼下追加投资的话,收益的确会成倍上涨,谁会跟钱过不去啊。回去再问问余丽这小娘们,让她把私房钱全交出来,我都把自己拴她裤腰上了,还怕哥我跑吗?

常乐在一边,轻呡着咖啡,一边却细看着姚磊面部的表情,以及眼中的疯狂,嘴角扬起不易察觉的微笑。

[七]

最近公司都在悄悄地传姚磊姚经理,跟余董事的女儿余丽成婚的大事,一帮子丫头们没事就聚在一起窃窃私语,往日里本就没什么人缘的姚磊,此时看在别人眼里时,更多了一层鄙夷。只是,更多的男同事,则是羡慕加妒忌。

“看啊人家姚经理,足足少奋斗二十年啊,看他身上穿的,手上戴的。”

“是啊,谁让咱哥们长的没人家帅气,余大小姐看不眼呢?”

“那余大小姐?拜托,我宁可就多奋斗二十年了,还是我们家芳芳可爱。”

“你懂什么,这叫有所失,必有所得,付出与回报是成正比的。”

“那姚经理这牺牲也太大了点。”

“要换我,要是让我也牺牲一把,我也乐意啊。”

……

公司里止不住的流言,纷纷扬扬,传到了姚磊的耳朵里,他不置可否地一笑,然后对着人群聚集的地方轻咳一声,板起脸用眼神一扫,马上那些长舌们作鸟兽散。这些日子,利用余丽和上层董事的关系,他已经从财务部“借”到了150万元,用在了自己与常乐的投资项目上,只要再过一个月,相信分红,嗯,到时得让常乐转帐了,这么多现金带在身上,也太不安全了。他也知道,余董事,也需要自己手头多赚点钱,来巩固他这个位子,想到这里,他不由会心一笑。

哪家医院治疗小儿癫痫好
对于癫痫病发作的原因
抽搐是不是癫痫病

友情链接:

捐残去杀网 | 安全网站查询 | 金门高粱酒怎么样 | 三月减肥计划 | 最终兵器彼女动漫 | 小米盒子卡拉 | 演讲比赛评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