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豆瓣怎么回复 >> 正文

【流年】当我遇见你(同题征文·小说)_19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我承认,我是一个懦夫。当生活的不如意一波又一波袭来时,我除了像鸵鸟一样把头埋进沙子里,高高地撅起丑陋的屁股供人观赏外,做不了任何事情。

生活从哪一天开始变得不一样了,我已经记不清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小诗绝对是那个质变的引子。从她离去的那天开始,周围的空气就开始变得粘稠起来。最初只是觉得呼吸困难,但慢慢地,人仿佛坠入了泥淖,行动、思维都变得迟缓起来,而且这个泥淖还再向固化的混凝土变异。我想,终有一天,我会被它死死地定住,变成一尊混凝土雕塑,在岁月的侵蚀下,化作灰尘随风散去……

目前,网游,似乎成了唯一能让我动起来的东西。也只有在网游里,杀掉一个又一个怪物,打败一个又一个对手,完成一项又一项任务,我才觉得,我还活着,我还有价值,我还有存在的意义。

2

又是一个普通的夜晚,和队友畅游在魔兽的世界里,忽然QQ响了。一般情况下,我讨厌玩游戏的时候被人打扰,但今晚,此刻,因为要等一个队友的归队,所以QQ的叫声并没有让我厌烦。我点开了它,一个加好友的请求。无聊!我冷笑一声,毫不留情地点击拒绝。

我已经很久不愿上QQ了,因为一上QQ,天南海北的同学朋友就会涌出来,像唐僧一般的开始说教。我不知道我的“光辉事迹”怎会传播的如此之快,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就那么肯定地认为我在“堕落”?我只是想做我喜欢的事情:成为一名职业网游玩家。并且,我自信,我有这方面的天赋。

QQ又响了,低头一看,还是刚才的那个陌生人,只是验证栏中多了一行字:“有种你别加!”

跟我耗上了!我还真想看看这人是谁,于是我回道:“有种就加*******”——这是我的小号,上面是一群不会说教的朋友和陌生人。

很快,这个陌生人就加上我了。淡淡风清,网名不错,女的。

卡拉:为什么非要加我?

淡淡风清:对你好奇呗。

卡拉:?

淡淡风清:我常听一个人说起你。

卡拉:谁?

淡淡风清:程薇。

程薇,我历时最久的同学,从一年级到高三,但我们却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刻苦、内向,这是我对她的印象。第一次高考失利,她选择了复读。第二次高考成绩不错,志愿却没报好,脱档后的她被一所农业院校录取。骄傲如她,此刻应该很煎熬吧。

通过聊天,得知这个叫淡淡风清的人是程薇的校友,比她大一级,同一院系的,都是学委,在班干部大会上认识的。学习委员?我不由得笑了,程薇好像从一年级起一直就是学习委员吧?

没聊多久,队友归队了,我不可能为了一个刚认识的网友而放弃我的任务,我对淡淡风清说:“我还有事,先下了。”她倒也没说什么,直接回复:“那你忙,88。”

又是一夜酣战,战绩丰硕,干掉BOSS,又升一级。凌晨五点多回到宿舍,疲惫感涌遍全身。今早的课不去上了吧。

3

此后的日子里,这个叫淡淡风清的网友不时找我聊天。我知道了她的真实名字,苏楠,她对我的好奇心来自于程薇。在她的描述中,同时应该是在程薇的心中吧,我是如此的完美:长的帅,学习好,体育好,人幽默,简直是校园青春小说里的男主人公啊。我暗暗汗颜,我都不知道自己在程薇的眼里竟然是如此的“优秀”,如果此时她见到我,大概会失望到家。挂科、逃课、抽烟喝酒,整整一年没进行过任何体育运动,身体发福、视力下降、沉默寡言、精神萎靡……我想此时的我才是真正的我吧,我沉醉于这种不能自拔的颓废中。

苏楠在听到我现在的情况后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情绪波动,她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开始对我进行长篇大论的教育,她只是说不要太长时间上网,对身体不好。她的表现,让我打消了疑虑——起初,我怀疑她是程薇伪装的,但现在觉得不是。她的性格和程薇不一样,程薇一直都是听话的好孩子,她就是应试教育模式下的模范代表,从不惹是生非,从不违逆老师的教诲(无论对错),从不参加校外任何活动,很少参与集体活动。所以,当了12年的同学,除了成绩好,她给我没留下太多的印象。而这个叫苏楠的女孩,性格明显开朗的多,知道的也多,从历史地理到军事政治,从体育赛事到动漫影视,从网络游戏到畅销小说,从时尚大咖到明星绯闻,没有她不知没有她不晓的。

不知不觉,我开始喜欢和这个叫苏楠的女孩聊天。和她聊天很轻松,无论什么话题,她都能说上一大堆,其中不乏真知灼见,当然更多的是奇思妙想——她的思维很活跃,语言很幽默。我觉得我们越来越有默契,我们想的往往不谋而合。不能否认,聊天也是需要对手的,只有旗鼓相当,才能擦出绚烂的火花。如果不在一个档次或是不在一个世界,说起话来也就艰涩难捱了。难道你没用过“嗯”“哦”“呵呵”“哈哈”这样的词去敷衍过一些人吗?

她对我要当“职业网络玩家”的理想并没表现出鄙夷或是否定。她说我应该为我的理想做更多的准备,毕竟这个行业在中国实现起来很难,如果我能到韩国留学那还差不多。于是她鼓动我去学韩语,争取考研能考到韩国去,她还传过来韩国的几所大学资料,说如果考研需要,她还能帮过和校方联系。她还说,其实她最最崇拜的不是网游玩家而是游戏的开发者,她说如果我能开发一款游戏的话她就崇拜死我了。她说我对游戏如此痴迷为什么不去自学3D图形制作,那样就能自己设置人物了……看着她的那些美好愿望,我只能苦笑,去韩国留学?去学网游开发?这对于我来说太遥远了吧……

4

熟悉了,苏楠开始像所有的女生一样开始说起她的舍友,她的朋友。她说她们宿舍的女生除了她之外都有男朋友了。这不奇怪,对于马上要进入大三的女生来说,没有男朋友反倒显得不同寻常了。我问她为什么不找男朋友,她说自己长得太丑了没人要,但这样的理由我是不会信的。

调侃了一番之后,她说她大学里不谈恋爱的原因是,明知道四年之后会各奔东西,何必浪费时间浪费感情呢。她说她不相信大学里的爱情,没有物质基础的爱情是不牢靠的。

我说,你是不是太功利了?真挚的爱情是不掺任何杂质的,是精神世界的高度契合。

她说,我学了四年马哲,只记住了一句话:“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没有物质基础的爱情简直就是空中楼阁,在小说中存在,放在生活中太不现实了。

我说,你简直是否定历史上的伟大爱情,马克思和燕妮的爱情不是例证?巴金与萧珊的爱情不是例证?

她说,别跟我扯名人,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只是从小P民的身份出发。

我无语。

她继续说,大学里的恋爱,对男生来说是百无一害,反正是免费的性伴侣,用完扔掉便扔掉。可是我们女生呢?身心俱损啊。万一未来的老公还有处女情结,那损失就惨重了啊。我才不玩这种冒险的游戏呢。

我问,你不相信爱情?还是你对爱情有恐惧症?

她说,我只是坚守自己的爱情观而已。别总扯我。你有女朋友没?老实交代哈!

我说,没有。

她说,骗鬼呢,我不信,现在没有不代表之前没有。

我说,有,但是已经分手了。

她打出一个兴奋的表情,说说,要听要听。又缀上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

我点上一支烟,开始了回忆。今天,小诗离开我已经一个月了吧,我的心似乎没有那么痛了。这段感情,连我最好的哥们都没察觉,但今晚,我却想把它告诉给一个素未谋面的网友。“和熟悉的人吵架,和陌生人交心。”我的脑海里冒出了这样一句话。

小诗比我低一级,是我在大二接新生的时候认识的。她来自江南水乡,拥有江南美女的特征,玲珑的身材,清秀的面孔,白皙的肌肤,我见犹怜。她和高中的男朋友没有考上同一所大学,又在异地求学,所以心情非常郁闷。我是接她入校的,又是同一个院系的师兄,所以关系就近了。

她在家里应该是个娇生惯养的公主,来到这里诸多不适应,有了麻烦就会打电话找我。于是我陪着她去市中心购买日用品,陪她去电子城买电脑,陪她去校区周围熟悉好吃的饭馆与摊位。她叫我哥哥,似乎也依赖上了我,每次出门都会拽着我的胳膊。她开始跟我讲她和她的男朋友之间的故事。每次他们打完电话,第二天她都会告诉我,有时高兴,有时悲伤。异地恋大概就是这个样子。我也习惯了有她在身边的日子,只要一天不见面,我的心里就空落落的。我是独生子女,除了父母,没有哪个人走进我的内心,小诗是第一个。我想,我是真的把她当成亲妹妹了。

舍友都知道小诗有男朋友,他们调侃我说我这个哥哥当得比男朋友还尽责。他们也调侃小诗说,有这么个尾巴跟着,大概她的哥哥大学里面只能当光棍了。每当这个时候,小诗总是天真无邪地说:“你们这纯属嫉妒,有本事你们也去找个妹妹呗。是吧,哥哥?”我也会附和着:“是的,小诗就是我的亲妹妹,你们可别打歪主意。”这话说的多了,心里却莫名其妙地生出一丝酸涩。

时间就这么飞速的过去了,这一学期似乎是我有生以来最快乐的一段时光。大二第二学期开学,小诗显得异常兴奋,原来假期里,她和男朋友的感情又近了一步,她去见了男朋友的父母,他们似乎对她挺满意的。她的话如刀般刺进了我的心里,我想我是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对她了。我开始减少和她见面的次数,也许她正沉浸在热恋的喜悦中,对我的冷淡并没做出太大反应。她越是这样,我心里越痛。于是我开始更加频繁地上网,更加频繁地喝酒。

开学一个月的时候,小诗忽然哭着打电话约我出去。她怀孕了,孩子是男朋友的。她打电话问他怎么办。他很冷淡地说,打掉呗,还能怎么着?然后挂断电话,她再打,对方已经关机了。小诗哭得伤心欲绝。我心在滴血,我真想坐飞机飞过去揍那混小子一顿!这么可爱的女孩,他就这么随便地毁了!

我陪着小诗去私立医院打了胎,为了不引起她的舍友的怀疑,我在学校外面帮她租了房子。看着小诗苍白的面孔,我真是恨极了那个男生。我开始学着煮粥,学着煲鸡汤,学着做清淡的饭菜,我想照顾好小诗这个傻女孩。

小诗身体渐渐恢复了,但她的心情却越来越糟糕,她忘不了那个男生。他们开始在电话中争吵,小诗哭泣的次数越来越多。终于有一天,男生提出了分手,愤怒中的小诗摔坏了手机,等新的手机买来时,那个男生的电话却再也打不通了,他换了手机号码。小诗的初恋就此结束了,她躺在床上哭了一整天。不知为什么,我的心情却莫名的好了起来。我想那时我已经深深地爱上了小诗。

五一小长假开始了,我决定组织一次旅游,给小诗散散心。去的人一共有七个,四男三女。我们在农家风格的旅馆里登记了三间房子。晚上,大家聚在我和红毛的房间里打牌。小诗看了一会儿可能觉得没意思,出了屋门,我也跟了出去。她站在院子里,仰头看着天空。那晚的夜空很美,月亮皎洁,星星很多。这样的夜空在城市里是看不到的。月光下的小诗更美,她的周身泛着一层乳白色的光晕,侧脸好似白玉雕成,晶莹剔透。我不由自主地走了上去,情不自禁地轻吻了她的脸颊。她猛然回过头来,惊愕地看着我,满脸通红。

“做我女朋友吧。”我鼓足勇气说出了深埋在心底的愿望。

她的眼中写满震惊,慢慢地变成了失望。“你杀死了我的哥哥。”她说了这样一句话,转身回了屋里。

我想我做错了,我可能永远失去了她。

三天里,小诗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看得出她一直躲着我。回到学校,等我再去出租屋找她时,她已经退房了,搬回了学校。她的手机号码也换了。我知道她不想再和我联系了。

这就是我的初恋,一段无始无终的感情。

苏楠一直听着,在我的讲述过程中,她没有插过一句话。

淡淡风清:你还挺痴情的。

卡拉:呵呵

淡淡风清:我都快哭了,你让我又相信了爱情。

卡拉:呵呵

淡淡风清:你别难过了,会有一个像你这般痴情的女孩对待你的。

卡拉:我想我没有那么好命。

淡淡风清:一定有那么一个女孩,一定有的

卡拉:时间不早了,下线吧。我很累了。

淡淡风清:那再见,改天再聊。

说出心底的秘密,我瞬间有种虚脱的感觉。

傻吧,自己挺傻。小诗也很傻。

5

苏楠似乎把我当成了知心朋友,她和我的对话已经延伸到了生活中的琐事。比如谁和谁谈恋爱了,谁和谁又分手了,谁在暗恋谁,谁在狂追谁,谁会追上谁,谁值得谁去追,谁和谁比较般配,谁配谁简直是暴殄天物……不同的大学可能有不同的特质,但在爱情方面似乎总是相同的。我觉得在某个方面,我和苏楠还是挺像的,我们就像两个看舞台剧的观众,冷眼旁观着大学里上演的一幕幕悲喜剧。可以调侃、八卦,但从不参与。

她说她有一个舍友在网恋,结果那个网友追到学校里来了,一个无业游民,流里流气。她和舍友极力劝阻,可是那个小傻妞就是不听,还说那个男人是真的爱她,不然不会来学校找她的。断断续续,我听着苏楠介绍这件事情的进展。

吉林去哪里治疗癫痫比较好
重庆哪个癫痫医院专业
重庆哪家癫痫病医院比较好呢

友情链接:

捐残去杀网 | 安全网站查询 | 金门高粱酒怎么样 | 三月减肥计划 | 最终兵器彼女动漫 | 小米盒子卡拉 | 演讲比赛评分规则